使用指南 问题解答
咨询电话:018868401567

曾经是中国电影的巅峰,为何现在如同“末路狂花”?

来源丨北京青年报

 

2019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推出了“致敬金庸”的单元,看一下片单,《笑傲江湖》系列、《东邪西毒》《东成西就》……

 

你会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实:这些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作品。无论是武侠小说还是武侠电影,这些年早已销声匿迹。

 

《功夫》之后再无功夫,有《武侠》时已无武侠

 

翻翻这些年的中国电影,你会发现,根本没有“武侠”电影。

 

《绣春刀》里没有武侠,只有官场;《神探狄仁杰》里没有武侠,只有宫斗;《龙门飞甲》里没有武侠,只有厂花;《奇门遁甲》和《武林怪兽》,我们可以看到编剧们对老港片的如数家珍,但最终的效果却完全无法复制当年港片的形与魂;《三少爷的剑》曾经是笔者最寄予厚望的一部,然而,徐克加尔冬升,依然无法挽救“武侠电影”。

 

 

反而是从来没有拍过武侠片的李安,当年一部《卧虎藏龙》让武侠电影走上中国巅峰,从此之后,再没有一部武侠电影能够复制它的经典;反而是一直在搞笑的周星驰,当年一部《功夫》吹响了功夫电影的集结号,从此之后,再没有一部功夫片能够让我们如此荡气回肠。

 

 

其实说白了就一件事:武侠电影的土壤已经不在,武侠电影的“魂”已经死掉。

 

他人或余悲,亲戚亦已歌

 

在《纪念刘和珍君》一文里,鲁迅先生引用了陶渊明的诗句:“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,死去何足道,托体同山阿。”但在武侠电影这里,却是反过来,“他人或余悲,亲戚亦已歌”。

 

在韩剧《请回答1988》里,第一集第一个镜头,就是《倩女幽魂》里的王祖贤。

 

韩国人至今承认香港电影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里的制霸地位;2019年刷新韩国影史票房新纪录的《极限职业》,开篇第一个大场面,就是警察抓“毒虫”引发的街头轿车13连撞,这个桥段原封不动地抄袭了洪金宝1983年的《奇谋妙计五福星》,但当年却是50连撞,《极限职业》抄得不过是皮毛而已。

 

 

我们的隔壁日本,同样被武侠电影征服,从李小龙到袁小田再到成龙,他们的形象出现在无数游戏里面,成龙的《醉拳》直接催生了《龙珠》《乱马1/2》两部漫画,将整个日本漫画带入格斗时代;

 

著名武术指导谷垣健治在采访中公开说:“我入这行完全是因为成龙。”而他更是在甄子丹的武指团队里,学到了一身的好功夫,后凭借《浪客剑心》系列,将整个日本电影里的动作场面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 

好莱坞同样如此,《黑客帝国》里的功夫场面,让整个好莱坞为之哗然,而这不过是袁和平的牛刀小试;电影界的天才昆汀·塔伦蒂诺,更是将香港电影视为他的灵感来源之一,所以他在《杀死比尔》里让乌玛·瑟曼穿上一身黄色运动服,就是为了向李小龙致敬。

 

所谓“致敬”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“已经不在”。武侠电影还需不需要存在?未来武侠电影还会不会重生?这是中国电影人和观众要共同面对的问题。